《鬼船》 - 海豚文章网 - 游戏娱乐平台,葡京在线网站,葡京在线
欢迎访问海豚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游戏娱乐平台

时间: 2019-04-21 | 作者:求儒 | 来源: 海豚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《鬼船》

  风陵渡口,一个繁华热闹的小码头,两岸的人靠着这个码头进行一些日常的贸易往来,这个简易搭建的小码头成了村里人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然而,某一天,坊间突然流传起渡口有鬼船的传闻,鬼船只在深夜出现,一盏泛着幽绿色的灯笼挂在船的桅杆上,江上的雾气让鬼船上的灯火若影若现,很是骇人。

  据说第一个见到鬼船的人,是村里卖肉的张屠夫,他逢人就开始讲述自己看到鬼船的经历,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村子里都知道渡口有鬼船的事情了。经过各个人传闻,有了不同的版本,有人说渡口出现的鬼船,上面有个浑身长满青苔的水猴子;也有人说,渡口出现了水鬼,晚上的时候会偷偷爬上船夫的船,再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拖下水;还有的人说,渡口出现了一艘专门吸人魂魄的船,只要人上了那艘船,魂魄就不在属于自己的了。

  谣言四起之下,渡口与往常一样运转着,来往的人群中,有些人看似平静的脸上,却有一丝难以掩藏的忧虑。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这传闻,他们笃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。

  “鬼船”出现的第三天下午,太阳正晒,街道上没几个人影,一道略显肥胖的身影,身穿灰色麻衣大褂,头上带着有些褪色的草帽,靠在一根朱红色的柱子上。他小心翼翼地看向自己的身后,待确定无人跟随后,低下头用手压着草帽继续走着。

  此人正是张屠夫,他走到一处偏僻的院落,用余光瞄了瞄左右,再次确认没有被人发现后,他用沾满油腻的手敲了敲木门。

  “咳咳”院子里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两声轻咳,开门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,年三十出头,鼻若鹰嘴,左脸上两道寸许长的刀疤,目露凶狠之色。男子望了望左右,随后招呼张屠夫进屋。

  穿过院子,屋内早有两人在等候着,主座上坐着一位书生打扮的男人,虽是书生打扮,在他身上却没有半分的儒雅气息,眉头紧锁,右手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,见到张屠夫后,男子声音沙哑道:“你做的不错,有些起色,但还远远不够,这是给你的报酬,先给一部分,剩下的等事情完成后再给。”

  说着将一个装有碎银铜钱的小布袋丢向张屠夫,张屠夫颤抖地接过布袋,粗略地看了一眼,便立即塞进兜里,保持端正的坐姿,继续听那“书生”的讲话。

  “书生”继续说道:“鬼船的传闻,我相信周边有些人有三分信了,要想让他们彻底相信鬼船,还需要加几把火,诸位可有好的想法?”

  坐在张屠夫对面的一个彪形大汉开口道:“七哥,我们这就属你谋略过人,我们都听七哥你的。”

  “是啊,都听七哥的,七哥说啥就是啥,我跟蛮熊只管去做就好了。”刀疤男附和道。

  被称作七哥的男子,很是满意地笑了笑,用手捋了捋下巴的一小撮山羊须,略有得意道:“古话有云,三人成虎,眼见为实耳听为虚,我们只需要让更多人主动去谈论鬼船,让人亲眼见到鬼船,这样一来,风陵渡也就有了真正的鬼船,到那是,风陵渡口也就真正属于我们的了。”

  “妙啊,妙啊!七哥果然谋略过人,如果那些人见到了鬼船,还是不肯主动放弃风陵渡口,那该怎么办?”“蛮熊”有些疑惑道。

  七哥呵呵一笑,眼神突然变得阴狠起来,声音有些阴阳怪气道:“光是看到鬼船肯定是不行的,鬼船乃是凶物、厄运,哪有不见血的道理,我们只需这样去做,定能成功。”

  蛮熊、刀疤男听完后,哈哈大笑起来,仿佛看到风陵渡口已经是属于他们的景象。张屠夫听到他们的计划后,冷汗打湿了身上的大褂,腿不停地颤抖,兜里的那袋钱像一个烫手山芋般,让他想立即扔掉,他开始有些后悔贪图这个钱财了,眼前的这几个人如同地狱的修罗一般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似乎是看出张屠夫的异样,七哥带着嘲笑道:“怎么?后悔了吗?告诉你,从你接下这个任务开始,你就已经没得选择了,想回头,没有路,你只有跟着我们一起,才有出路,好好想想,是按我说得去做,还是。”说着给疤脸男使了一个眼色,疤脸男子立即会意,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直接钉在张屠夫面前的桌子上,铮亮的匕首散发着一阵寒芒。

  张屠夫脸色煞白,哆嗦地道:“我.我…我愿意.愿意跟着七哥…跟你们一起走下去,我马上回去按照七哥说的去做,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。”说到最后,声音里夹杂着一丝哭腔。

  张屠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这座院子的,大脑一片空白,直到走出院子的时候,他的腿肚子还在打颤。七哥看着张屠夫远去的背影,嘴角上扬,面露轻蔑之色,那眼神就像看死人一般。

  下午的时候,又有新的传闻出现,据说是明晚亥时的时候,鬼船会再一次出现,如果有胆大的,可以去目睹一下鬼船的真容。

  很快地村里人都知道明晚亥时鬼船会出现的事情了,有人找了些平安符带在身上,还有人人则翻箱倒柜地搜索一切能辟邪的法宝,期待又害怕明晚亥时的鬼船。

  转眼到了第二天,戌时的渡口已经站满了好奇的人,远处山坡上的七哥三人很是满意,他凑到“蛮熊”的耳边,轻声道:“你也混进人群之中,待我和刀疤一起将船停在江边的时候,你就大声呼喊,鬼船杀人啦!喊完立马带头跑,明白吗?”

  “蛮熊”点了点头,用脚踢了踢地上被打晕过去的人,信誓旦旦道:“七哥放心,小事一桩。”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眼看离亥时越来越近,岸边的人们心都悬了起来,瞪着眼睛看向江面,江中升起的雾气让能见度低了不少。

  终于到亥时了,鬼船并没有准时出现,但大家都选择了继续等,亥时一刻钟的时候,江上白色的大雾中突然出现了一抹幽绿。

  “快看,鬼船出现了。”

  “天啊!真的有鬼船,传闻是真的。”

  人群一阵躁动,鬼船越来越近,人们能够看清它的轮廓了,一盏绿色的灯笼挂在桅杆上,借着灯笼泛出的幽光,可以看到桅杆有些腐朽上面长满了青苔,隐约还能看见船上有长满长毛的不明生物在来回走动。

  “上面的是水鬼吗?我们赶紧走吧,免得有什么不详。”

  “我也觉得,还是走吧,别惹上不干净的东西。”

  在鬼船离岸边越来越近的时候,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惊恐的声音:“快逃啊!鬼船杀人了,快逃啊!”

  听到这话后,人们立刻炸毛,开始拼命地往回跑,最后面的人用上了吃奶的劲,生怕掉队,等跑到各自家里的时候,他们才松了一口气,一下瘫在床上。

  隔天一早,渡口就围满了人,有人在撒网的时候,捞起了一具尸体。这具尸体,村里人都不陌生,死者是村里的一位聋哑人,平日孤身一人,未曾想今日却成如此模样,想到昨晚说的鬼船杀人,人们都相信哑巴是被鬼船杀害了,恐怖的氛围笼罩在风陵渡,人们开始主动远离这个不详的渡口。

  风陵渡口因为鬼船杀人事件,变得冷清了许多,但还是有人继续用着这个渡口。刀疤男在的院子里,七哥还是坐在老位置上,张屠夫也在,这次他的胆子更大了一些,没有像上次那般冷汗直流。

  七哥丢了一小袋钱丢在张屠夫面前,颇为骄傲道:“现在我们已经快成功了,风陵渡口没多少人用了,过不了多久就会荒废,到那时,也就是我们占据这个渡口的时候。”

  “他们没了渡口,想要去对岸,必须绕十几里山路,这样一来他们要换的物价必然会上涨,我们晚上用渡口偷运,再以低于他们的价钱售出,那是会有源源不断的银两到我们手上。”

  七哥说完,转头看向张屠夫,眼神变得冰冷,问道:“张胖子,据我所知,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吧?现在有一个忙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  张屠夫还在心里盘算他们一伙接手渡口后,自己能分到多少钱呢,被突然一问有些震惊,他猜不透七哥的心思,只得点了点头,小声道:“是的,张某一直是一个人,七哥需要我做什么,尽管吩咐就好。”

  七哥嘿嘿地笑了起来,笑声如指甲划过瓷器发出的声音一般,令人毛骨悚然,道:“很简单,只需要向你借一样东西就好。”

  张屠夫将发抖的手握成拳状,颤声问道:“七哥,你要借什么东西呢?”

  “你的命!”七哥慢慢悠悠地吐出这几个字,听在张屠夫耳里却如同催命符一般,他起身想逃,却被刀疤男和“蛮熊”死死按住,七哥那如魔鬼般的邪笑是张屠夫最后看到的画面。

  后面又传出鬼船杀人的消息,而这一次的受害者正是最早看见过鬼船的张屠夫,一时间,人心惶惶,对于这个渡口也畏而远之,大家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受害者,尤其是那晚去看过鬼船的人。

  后来,风陵渡口因无人使用也就荒废了,晚上的时候江上会有一艘挂着绿色灯笼的鬼船徐徐行进着。

  离奇的是,在下游经常会发现尸体,由于尸体高度腐烂,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面容,只能通过身上的服饰来判断,这些都是外乡人,官府来查过,但是无果索性也就放弃了,直接定义成鬼船杀人离奇事件。

  这天,村里突然来了一位风尘仆仆的书生,神色有些匆忙,一身简装打扮却掩盖不住身上的那份贵气,腰间系着一块青色猛虎玉佩,背着一个鼓鼓的包袱。

  七哥心里一喜,暗道:“有大鱼来了。”于是笑嘻嘻地上前搭讪道:“这位公子,看你仪表堂堂,气度非凡,想必不是寻常人家,但看公子神色略有匆忙,似乎是有急事,不知在下能否帮上一点小忙?”

  书生抱拳作揖,笑道:“兄台过奖了,在下只是一介草民,因为家中有急事,急于赶路,不知兄台可知去对岸的捷径。”

  七哥点了点头,不露声色道:“你往下走过十几里山路就能到对岸了,不过山路崎岖,野兽出没,你孤身一人也不安全。”

  书生听罢,面露难色,问道:“没有其它的路了吗?”

  七哥放慢了语速,道:“还有一个方法,就是坐船去对岸,但是我们这里有一个规矩,晚上才能渡船,不知阁下能否接受。”

  书生低着头来回走了两步,冲七哥点点头,道:“能接受,劳烦兄台了。”

  七哥知道鱼上钩了,继续道:“兄台如不嫌弃,小弟那尚有休息之处,待休息好之后,我们送你过江。”

  夜间的渡口空无一人,一艘挂着绿色灯笼的船停靠在岸边,船上有两名伙计正在忙碌着,七哥与书生站在岸边,看着这绿色的灯笼,书生心里有些怪异,不禁问道:“不知为何要挂绿色的灯笼呢?红色不是更好?”

  七哥面不改色道:“兄台有所不知,这是我们夜间行船的规定,自古江里多魑魅魍魉,绿色灯笼是为了让它们远离船只,保证人员的安全。”

  急于赶路的书生也没有多做怀疑,用手摸了摸背后的包袱便与七哥一起上船了。刚开始一切无恙,待船行驶至江中央的时候,七哥突然开始放声大笑,刀疤男和“蛮熊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书生的身后了,手里拿着一根麻绳。

  刀疤男熟练地将绳子往书生的脖子上套去,令人不解的事情发生了,绳子没有落在书生的脖子上,而是像穿过空气一样,“蛮熊”拿了一把刀捅向书生,却骇然地发现刀子连同自己拿刀的手,穿过了书生的身体,却没有一丝血迹。

  对面的七哥笑不出来了,脸上一副活见鬼的样子,眼中满是恐慌。书生不可思议地看向穿过自己身体的手和刀,他突然想起,自己在三天前经过一处山道的时候,已经被匪徒劫杀了,心中有股不灭的执念支撑着他,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,但是眼前的景象,让他明白他终究还是死去了,现在算是一个孤魂野鬼。

  书生苦笑,两行血泪滑落,愤然道:“我已经死过一次了,你们竟然还要害我一次,想必也不是你们第一次害人了吧,你们的双手血迹斑斑,你们的身后冤魂累累,善恶到头终有报,你们一起下地狱吧。”

  七哥刀疤男他们看着一步一步逼近的书生鬼影,心里惧怕到了极点,索性一咬牙直接跳入了冰冷的江水中,江水之下,数十道黑影立即缠住了他们三人,让他们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下沉着,直至水面上再也没有他们三人的身影。

  几日后,人们在下游发现了刀疤男三人的尸体,一同被发现的还有一艘挂着绿色灯笼的船,人们把船跟尸体一同烧毁,从那以后,风陵渡再也没有出现绿色的鬼船,渡口重新回到以往的热闹。

  深夜的江面上有一艘红色灯笼的小船,一位书生打扮的青年摆着渡,这些正常人是看不见的,书生的船,只为那些迷失方向的孤魂摆渡。

  上即为异闻《鬼船》,人心若坏,鬼怪愧之。

文章标题: 《鬼船》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ipiadas.com/article-95-183856-0.html
文章标签:鬼船

[《鬼船》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

    葡京在线网站葡京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