遗言 - 海豚文章网 - 游戏娱乐平台,葡京在线网站,葡京在线
欢迎访问海豚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 > 爱情小说 > 文章正文

游戏娱乐平台

时间: 2018-08-21 | 作者:作家索付 | 来源: 海豚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遗言(小说)

  酷热的七月,庄稼茁壮季节,需充足的水和养料。在乡村,鸡鸭鹅狗猪以及驴马牛羊的粪便,都是很好的农家肥料。春天播种时,与土壤拌一起,田地就会变得十分肥沃。

  随着秧苗不断成长,农家肥养分开始不够用,这时要用化肥。化肥好比西药,速效快而猛,可解燃眉之急。

  施化肥,肥要撒秧苗根部,将肥装进桶里,一手提桶一手抓肥,一把一棵。化肥好似硫酸,暴露地面的肥,如果接触到秧苗,能烧死或烧伤秧苗,这时,需在垄中间趟沟埋肥。除此还需要水,将埋下的肥融化,使之渗进土壤,才能起到作用。

  每年这个时节都有大雨光临,而今年却无雨降落。

  浇水是苦差事,一个没机电井的小村,靠柴油机带动水泵抽水,费时费力又费钱。白五爷家的田地不平,要在下坡堆很高的土埂,水才能爬到上坡。他和儿子大喜从早晨一直忙到晌午,累得腰酸背痛。大喜干活慢,从小就这样,和勤快利落的白五爷正相反。

  五爷饿了,想回家做饭,可大喜一个人忙不过来,只能等浇完再说。他脾气上来了,骂不下雨的天,和磨磨蹭蹭的儿子。

  白五爷个头不高,大大的脑袋,一双眼睛比他下巴底下的白胡子还亮。五爷勤俭节约,从不花钱买衣服,他的衣,几乎都是儿子穿剩下的。一条蹭得油亮的裤子,和件打补丁的黑衬衫,是当年和大喜娘结婚时买的。

  五爷血压高,在这个闷热如蒸笼的庄稼地里,喘不过气来。头晕目眩的他像喝醉了酒,满脸通红,时常蹲下身捧清水洗脸,使自己保持清醒。

  这时,他听见身后有响动,刚要回头,却传来甜脆女声:“大喜,我来帮你。”大喜在五爷面前不远处懒洋洋地堆土埂,听到说话,像触电一样,立马来了精神。甩掉手里的锹,跑得像被狼追一样,冲向五爷身后。

  他没注意脚下,好几棵玉米秧被踩倒,甩出手的锹差点砸到五爷。五爷心疼,从种子埋地,到发芽成长,汗水不知淌多少。要是往常,以五爷的暴脾气,非给他两个嘴巴,今天因这句女声,大喜捡了便宜。

  五爷回头一看,一个清瘦白皙的女孩扑进大喜怀里。五爷吓一跳,脸羞得通红,现在年轻人太开放,当年,他和大喜娘从相识到结婚,只有没人时拉拉手。

  大喜娘是个壮实能干的女人,面貌丑陋,虽然家里家外都是好手,但却粗愣憨直,连说话声都像男人。五爷找不到女人的温柔,激情减退,时常无缘无故地向她发火。

  五爷出轨了,相好的人叫秀梅,是个漂亮大方的寡妇。秀梅比五爷小十几岁,不是同辈人,男人因打架斗殴不幸身亡,她带着一个女儿生活艰难。

  五爷帮她,从生活的钱财到地里农活,几乎全都负责。秀梅管五爷叫叔叔,五爷在村民们面前理直气壮,长辈帮小辈合情合理。秀梅很感激五爷,五爷爱吃她烧的饭菜,她就变着花样给五爷做。起初两人都没歪想,时间一长性质就变了,从彼此尊重,演变到床上翻滚。

  五爷最着迷秀梅在灯光下暴露自己,大喜娘那找不到的满足,秀梅能够给他。五爷精神焕发,开始注重打扮,感觉自己还是个年轻小伙子。

  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事很快传到大喜娘耳朵里。大喜娘开始跟踪五爷,很快将五爷和秀梅抓奸在床。大喜娘开始哭闹,五爷扇她个嘴巴,有抛妻之心的五爷索性不再回家。

  大喜娘伤心欲绝,买一瓶老鼠药自杀身亡。大喜抱着死去的妈妈哭哑了嗓子,他还小,面对严厉的父亲,敢怒不敢言。

  大喜娘死后第二年,秀梅怀孕了。五爷心花怒放,自己有儿子,秀梅若再生个女儿,就儿女双全了。然而事不如人愿,按五爷自己说是上天给他的惩罚,秀梅难产大出血,大人和孩子都没保住。

  五爷的两个女人都离开人世,他思念秀梅多一些,大喜娘虽是他结发之妻,但在五爷心里,秀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妻子。

  五爷故意咳嗽两声,提醒两个年轻人自己的存在。大喜和那女孩似乎什么也没听见,习惯这样举动的两人,仍然照旧。五爷觉得哪里见过这个女孩,他敢肯定不是本村人,模样不错,儿子有眼光,做儿媳妇五爷满意。

  曾经,五爷给儿子物色个媳妇,是秀梅的女儿,叫马琳。马琳小大喜两岁,秀梅死后,她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五爷托媒婆李七婶到马琳爷爷奶奶家提亲多次,可她爷爷奶奶死活不同意,去年嫁到了后村。

  五爷想起来了,女孩姓佟,会理发,在镇里开家发廊。大喜曾经一头长发,梳个辫子,五爷觉得他像清朝人,接受不了,为此爷俩没少吵架。

  有天,五爷从田里回到家,见儿子正在镜子前给剪短的头发喷啫喱水,湿湿的,显得特别精神。五爷问他哪剪的,大喜没回答,神秘地朝他一笑。

  五爷要拜访这个改造儿子的能人,他跟踪儿子,得知儿子常去镇里一家叫娟子的发廊。五爷以理发为因,来到这家发廊,见理发师是个漂亮姑娘。理发期间,五爷和她攀谈,由于年龄相差太大,有代沟,谈不到一块儿去。

  那女孩看了看上气不接下气的五爷,对大喜说:“让你爹回家休息,咱俩浇。”大喜怕她干不了,问女孩:“你能行吗?这活可又脏又累。”

  女孩来气了,举手给大喜一巴掌:“小看人,本姑娘也是干过农活的。”大喜讨好地向她一笑:“是我不对,有眼不识泰山。”之后他朝父亲喊:“爹,你回家吧!也快浇完了,娟子说帮我。”

  儿子和女孩说的话五爷全听见了,他没想到这女孩还是干活好手,日后嫁到家里,和大喜娘有一比。

  他放下手里的锹,对儿子和女孩说:“大喜,你小子勤快点,别让娟子受累,我回家给你俩做饭去。”五爷怕女孩干活磨伤细嫩的手,说后,从衣兜里掏出副手套,让大喜递给女孩。随后又嘱咐下田地要浇的重点,觉得一切稳妥,才离开田地。

  前两天,门前老柳上,时常落满喜鹊,还有只喜鹊垒个大窝。喜鹊在民间是吉祥之鸟,有画鹊兆喜的风俗,五爷认定有喜事,果然灵验了。

文章标题: 遗言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ipiadas.com/article-54-159710-0.html
文章标签:遗言

[遗言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

    葡京在线网站葡京在线